黑酸枝资讯中心

呈阶梯状顺势而下清式家具漆色鲜艳夺目

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,企业必须分析市场、了解对手情况,才能在这场比拼中成为赢家。近年来,红木家具市场竞争激烈,整个行业迎来了产业升级大趋势现阶段,红木家具企业面临的对手有三个,他们是现代家具企业、同行中的佼佼者,还有一个**大的对手其实就是——企业自己。
同行中佼佼者的优势,看似简单,想要做到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制定严格的管理制度和出厂标准,在产品宣传推广方面投入更多,有创新设计的意识和优秀设计团队,有吸引精英汇聚在一起的独特魅力。企业能在这些方面做到从无到有,从有到优,就是向成功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

现代家具企业充分利用自身优势,转型做红木家具,试图取得更好的发展,获得更多的利润。现代家具企业成功的经营模式和它所取得的成就,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。启动发展经销商模式时间长,客户资源丰富且稳定,在全国各地的经销商网点成百上千,这些都给现代家具企业发展红木家具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清式家具不太注重内在的表达,而是偏向于外在的修饰。此例的卷书式搭脑在当时很流行,虽是表面文章,却也是书卷气的直观表现。靠背和扶手的图案源自清代建筑中流行的“灯笼锦”门窗棂格的式样,以短小的圆棍纵横攒接而成。以几何图形作为家具的装饰要素在明代可能已经出现,至清代早期逐渐盛行。这种空间分割手段能够产生极佳的视觉效果。座面下罗锅枨加矮老的形式与之暗相符合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此时的家具虽与“明式”告别,仍显大朴不琢,在转型阶段里给淡净渐失、浓妆乍现的家具增添了一份清逸与大方。
紫檀木雕番莲云头搭脑扶手椅

长72厘米 宽52.5厘米 高109厘米
造型上完全是清式家具风格,搭脑和扶手饰云纹,呈阶梯状顺势而下。有束腰方腿回纹内翻马蹄足,下置托泥。靠背板和牙条等显著部位雕刻繁缛的番莲纹。这是中国式造型与西方“洛可可”式纹样在家具上的完美结合。从清代早期开始,中国的工艺美术已经开始接受西方的艺术趣味。18世纪以后,风靡欧洲大陆的洛可可艺术开始影响中国工艺美术,由于洛可可艺术曾经受到中国纹样的影响,所以更容易融入中国家具,表现出美的适度与优雅。其纤巧而柔美的线条装饰性强,应用范围广,对当时的中国家具尤其是宫廷家具的装饰产生了极大的影响。
剔红九龙纹宝座

长85厘米 宽61厘米 高101厘米
剔红是漆器中工艺极为繁琐的品种,先要制作器胎,再层层髹漆至所需厚度,然后雕剔花纹于漆面。至清代,剔红器品种增多并逐渐向大件发展,从小型的日用生活器皿、陈设器物直至大件家具,应有尽有。该宝座木胎髹彤精雕而成。靠背、扶手取三屏风式,如意云头搭脑,花卉纹边饰。屏面雕海水龙纹,龙皆五爪,共九条。座面下束腰作,莲瓣纹托腮,鼓腿彭牙内翻马蹄足带托泥,花卉满饰。综观全器,漆色鲜艳夺目,纹饰精细入微,刀痕锋棱毕露。奢华而不失典雅,妍丽而不失庄重。与其它宝座相比,体量虽小而毫不逊色。
红木框雕漆地嵌玉石围屏

长211.5厘米 宽3厘米 高202.5厘米
清代常见的围屏在唐代就很流行。唐李贺《屏风曲》:“蝶栖石竹银交关,水凝绿鸭琉璃钱,团回六曲抱膏兰”,形象地描绘了装有“银交关”的六曲屏风,说明当时的围屏采用了金属构件连接并且可以折合。到了清代,屏风的形式更加丰富,围屏也不限于常见的四扇、六扇,还有八扇、十二扇甚至更多。
此件围屏有四扇,红木的边框说明其时代较晚。清代中期以后紫檀用料告罄,一木难求,红木,又称“酸枝木”,成为较理想的替代品。屏心剔红作锦地纹,再巧用白玉、青玉、碧玉、水晶、玛瑙等各色玉石,镶嵌出“仙童祝寿”、“缺妻敬馌”、“稷母责金”、“元祯玩月”四幅传统人物故事画面,做工精致,配色雅丽。
凡三弯腿上雕龙凤头中起阳纹线双掐珠


而红木家具企业在过去二三十年发展历程中靠传统文化、工艺、产品质量吸引着全国各地的终端消费者,又靠口口相传的方式扩大着自己的影响力。但是这种传统的经营模式,古老、单一,根本谈不上规范有效。在这个时候红木家具企业应该放下架子,学习现代家具企业的营销模式、优秀理念和销售技巧,在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的同时,大刀阔斧的改革,方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
然而无论一个企业的优势多么明显,倘若缺乏危机意识、创新思路,便会妄自尊大,把企业推向固步自封的危险境地。因此,首先企业必须保持高度的危机意识,要认识到竞争的激烈。其次,企业不可自恃清高,总标榜自己生产的家具材质好、做工好,酒香不怕巷子深,不愁家具没人买!其实不然,在这个讲求速度、效率的时代,只有勇于亮相,才能得到别人或赞同或否定的目光。九正建材网了解**关键的是,勇敢走出来,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同时,主动去研究市场,勇于尝试改变经营方式,不断地为自己生产的红木家具投入新的创新设计理念。充分利用网络、手机、微信以及各种宣传方式亮出自己的品牌。只有一切准备就绪,才能在这场赛跑中,跑在前列,引领行业!